川里

一些mob黑键口嗨

‼️是mob黑键 洁癖人请务必避雷绕道

‼️我是变态所以我xp也很普雷,接受不了划走就好别骂人谢谢您🙏🏻🙏🏻🙏🏻

‼️以下发疯全是我个人臆想,非常OOC,如果感到不适请立刻划走!




黑键这个小孩就是很适合被安排一些mob爆炒文学,毕竟剧情里那个脾气又娇又傲还有点爆呢,很难说这不是长期被爆炒之后产生的一些性格缺陷捏🥺🥺🥺

高塔时期的小黑羊就是很适合mob,毕竟逃又不能逃,就算被超得死去活来还是得乖乖待在高塔上当一个漂亮温顺的花瓶,晚上又不得不张着腿伺候人以求白天一点体面的生活。

还有那个小黑羊嘴硬不愿意提起来的音乐老师,对他苛刻还逼得他基本样样乐器都拿手。很难说当初学音乐的时候没有被老师狠狠透过呢,说不定还因为性格别扭被老师摁在腿上揍,揍完之后宝贝小羊以为这就完事了,这关就算过了,结果没想到老师把手伸到裤子里去轻轻摸了摸刚才被打的两半肉,结果被摸到中间那个小嘴是湿的呢🥰🥰

哎呀,哪有那么多怜惜可怜小孩的好心人啊,在老师之前这副身子就被高塔里的人给玩/烂啦,身体为了不吃那么多苦,无师自通地学会了站/街的女 支 女才有的本事。虽然也知道自己不会是第一个吃这口肉的人,但老师还是生气嘛,毕竟怎么也没想到都被玩/熟成这样了,心里那点怜惜彻底烟消云散,搞起来也没什么负罪感了。毕竟是要犯罪链足够长,身为上面一个小小的齿轮实在轮不到他来愧疚。从此之后的音乐课都变成噩梦了捏,晚上要服侍那群该死的代理人之类的家伙,白天还要应付变/态炼/铜老师,太辛苦了我们小黑羊🥺🥺

有这样的经历性格不好也很理所当然嘛,说出那句“哪有人捧着我哄过我”也是真的理直气壮,毕竟他是实际上不过是女皇向巫王旧党炫耀的战利品,一个表面上好看的阶下囚而已,那些人就是做了这样事又如何,甚至女皇默许他们糟践他的自尊和傲气,自然就没有花心思哄着他的必要了。

甚至时不时被派驻过来的女王密探之类的玩得下不来床,在对方临走前抓着袖子问,您会如实向女王报告的对吗🥺🥺结果被揉揉头说那是另外的事了乌提卡伯爵,您得再努力一点我才会这么做。完事了回去和女皇报告,说高塔里的孩子确实是只温顺的小羊。

结果秘密被女皇弄到高塔里玩弄,一见面就知道这小孩在装,眼睛里假情假意的恭顺根本掩不住骨子里的叛逆和骄傲,不过这样玩起来才更有趣嘛🥰🥰 小孩以为自己沉淀几年学了点皮毛就有什么谈判的筹码,结果见了女皇本人才知道全是自己异想天开,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一切都是狗屁🥲自己的处境还是一样的,还是得乖乖翘起自己的小羊屁/股给女皇玩/弄,最后被搞得上面下面都一片潮,哑着嗓子哀哀求饶,恳请上位者发发善心放过他,结果被女皇抱到怀里轻轻摸着头安慰了一下,说辛苦我们的小伯爵了,但还有一位再等着你呢。这时候黑键才反应过来双子女皇,坐在这王位上的有两位统治者,强忍着逃跑的欲望在金发女皇怀里发抖看着另一位也到房间里来享用他这个前朝/余/孽了。

剧情最后女皇给小黑羊写了信,给了他梦寐以求的自由,让他得以离开束缚他多年的高塔,可黑键却没那么兴奋,说到底他不过是被别人拽在手里的一个风筝,无论飞得多远,这根线始终在别人手里,哪里由得他自己呢。


狗屁不通讲了一千字,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希望各没把各位劝退走😭😭😭

一脚踏入北极圈🥲

看完剧情是不是只有我这个北极圈爱好者在那里狠狠磕上了女皇x黑键,漂亮丰满手段凌厉的掌权者将先皇的血脉圈养软禁,让他身边每个人都逼着他臣服于自己的统治,饭前必须要对自己感恩,练习的曲目要歌颂女皇的功德,在其他贵族面前要表现得恭顺,omg,权力带来的地位差简直就是最烈性的春药🥰🥰

而且刚开始肯定很不服气嘛,毕竟又叛逆又想着求死,但后来呢,也习惯了呢我们小黑羊🥺🥺🥺什么时候学着习惯这些成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的呢?甚至非常良好的接受了自己走到哪都有女王的密探这样的事实,真的他说这个的时候我直接被涩死了🥵🥵🥵

这种GB养成调教真的很好嗑啊朋友们🥲🥲🥲

以上是我个人磕法,有不同意向划走就好,不要骂我谢谢各位🥲